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百三十二章 黑暗之中

作品:无量劫主|作者:手太阴肺经|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25 18:09:23|下载:无量劫主TXT下载
  黑暗空间似有潮水波动,陈安的本体就在这潮水之中载沉载浮。

  陈安的神魂就在本体之侧展开烛光照影的神通真切地看到黑暗中的其他的地方,在那里,一具具身体都在随着黑暗的潮水浮动,如同漂浮在海面上的浮尸。

  在这些“浮尸”的眉心印堂,有一根透明到几乎看不见的细线牵连往下,一直延伸到脚下的光球中。

  原来从东海消失的所有人,除了淹死的,都到了这里,而他们的魂体在那个光球世界中都扮演着一个角色。

  因为是一同坠落下来的,所以陈安很轻易地就找到了李绮罗和步思卿,甚至是当时同在船上的其他水手账房包括红芷和圆脸少女也在附近漂浮着。

  竟然都在,陈安一阵欣喜,下意识地先落到步思卿身边,想要将她的魂体从那光球中拽出。

  可是当他的“手”刚触碰到步思卿的人魂之线就不敢再动了。

  因为那“手感”告诉他,如果他敢继续这么干,这人魂之线将会立刻断裂。

  想想也是,自己的人魂之线之所以这么坚韧,完全是因为自己已然跻身法相宗师的层次,距离彻底的人魂合一也不敢只有一步之遥。

  可步思卿还仅是凡俗之体,魂肉并不紧密,一拉就断。

  虽不确定人魂之线一断对本身有什么影响,但陈安哪敢轻易尝试。

  小心翼翼地将其放下,陈安又思索起其他的对策。

  或许可以找到她魂体降生处,带着她的魂体沿着自己的人魂之线,攀爬上来使其归位,其间倒是可以先拿其他水手或那圆脸少女先尝试一二。

  当然,前提是先找到他们在这方世界的魂体降生之人。

  由于人魂之线的牵绊,他没试图往更远的地方去寻找轻语和陆雯的下落,习惯于谋定而后动的他,打算先在几个水手身上做做实验,把这里的一切都验证清楚了,再做其他打算。

  于是,他又顺着魂体之线再次滑落至袁小新的身体之中。

  这一来一回的折腾,天光已然放亮。

  陈安很好奇,这巨兽托载的世界,太阳是怎么模拟的。但现在也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他在这个世界的老妈,已经开始敲门喊他吃早饭了。

  迅速地将屋中的东西收拾好,陈安推门而出。客厅中餐桌上坐着的是袁小新的父亲袁辉,母亲张萍还在厨房中忙碌。

  袁辉只有四十多岁,但看起来明显偏老,一个大大的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使其看起来有些文弱。见陈安从卧室走出,他放下手中的报纸,道:“我看你卧室的灯又没关,昨晚又熬夜了?”

  “嗯。”

  学着袁小新过去的样子陈安闷闷地点了点头。尽管不知道这个世界有什么超凡的力量,但是小心无大错,且他也习惯了扮演,没什么吃亏不吃亏的。

  袁辉皱了皱眉,表情有些复杂,又怕打击儿子积极性,又有些担心地道:“学习重要,身体也同样重要,下次早点睡。”

  陈安一怔,只是一句生硬的话语,他竟有些小感动,心中默念这是袁小新的父亲,可不是自己的,由是迅速收敛情绪闷闷地道:“知道了。”

  “和儿子说什么呢?”

  袁母张萍端着一个大锅从厨房出来,将之放到了桌上。

  袁辉顺手摸起一个昨天晚上剩下的包子咬了一口,状似随意说道:“哦,叫他早点睡,总熬夜也不是个办法。”

  张萍动作熟练地给陈安剥了个鸡蛋,然后又从锅中盛了一碗粥道:“我这熬了一些百合莲子粥,苦是苦了点,但是可以去去火,熬夜容易上火,儿子多喝点。”

  陈安闷着头吃饭,意图将袁家爸妈的拳拳关爱全部摒弃在外。

  可记忆的勾连下,又不自禁地产生更多曾经的片段,使得他这个大周天下公认的魔头,都有些沉醉之感。

  好不容易以强大的心性摆脱这一切,告诉自己这些都是假的,陈安又发现一件事情,那就是记忆。

  自己落到这方世界,看样子时间不长,因为血月刀的存在,自己可以说即可就清醒了,那脑海中关于袁小新的点滴记忆属于谁?

  自己这种情况是夺舍还是轮回?

  这倒是一个很值得思辨的问题。

  以他自己的感受看来,他就是袁小新,袁小新就是他,那部分记忆真切无比,都是他实实在在经历过的。不像是半途夺舍,就好像是当初借助血月刀的力量,降临幽元天一样。

  那些人,那些载体本身就是他,就是为他准备的。

  让他感觉,那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时间线,而是一个试炼场,一个大将军王早就为他准备好的试炼场。

  现在,会不会也是这样。

  但古兽怎么解释?魂肉分离怎么解释?步思卿她们怎么解释?

  百思不得其解,陈安干脆放下这些念想,专心吃饭。

  对面的袁辉想了想又道:“对了,小新,最近厂里加班比较多,我和你妈这几天都回来的比较晚,饭给你留在厨房,你回家热过了吃。”

  “哦。”

  陈安抬头答应了一声,有心想说昨天老师请家长的事情,但不知怎么的,看着面前和蔼的父母就是说不出口。于是硬生生噎了回去,继续扒拉着碗里的百合莲子粥。

  舌头一卷,将剩下的粥全部吸入腹中,匆匆忙忙地起身道:“今天早读要求早到,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这孩子,你孬好再吃个鸡蛋,这么一碗稀粥顶什么饿。”

  张萍说着话,手上不停,三下五除二地将手中的鸡蛋剥干净,一把抓住匆匆换好衣服,拎着书包准备出门的陈安,硬是把鸡蛋塞到他手中,道:“路上吃。”

  “妈,你干嘛,我不饿。”

  陈安脸上模仿袁小新的不耐,心中却满是暖意,顺手接过鸡蛋塞入口中,同时,换好鞋走出门去。将门带上时,还能听见其中传来“慢点,别噎着”的声音。

  大门隔绝了那让陈安心思不定的关切,一口将嘴里的鸡蛋吞下,陈安的思绪开始转到其他方面。

  那就是在这个世界该怎样生存。

  当务之急自然是去寻找到步思卿在这个世界的魂体容器,如果可能的话,自然是再找到曲轻语更好。反正他又不是带不了,就算把步思卿曲轻语李绮罗都带上,也不费什么事。一船数百人他确实救不了,但仅仅只是三五人,还不成问题。

  不然就算回到大周东海之上,没有船只,他也不可能将所有人都带回陆地。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得能找得到人才行。

  昨日匆匆一瞥,看到那无数的人影,自然不是这一次沉船事件所能造成的,想来之前往东海探密失踪的人,大部分也都在这里。

  也就是说,陆雯或者轻语失陷在这里的可能性极大。

  想来也是,陆雯还好说,一个五毒元胎的半成品,可轻语却是不折不扣的先天宗师,就算一时失足,落入东海之中,也不至于就会被海水给淹死。

  而她未死,又不返回,五年时间都去干嘛了?

  若非失陷在这个地方,又怎会如此。

  但是找人应该怎么找呢?

  在袁小新的记忆里,这方世界可是不小,步思卿等就坠落在他身边的人好找,本体在自己本体附近,魂体降生处也不会离自己魂体降生处太远,可曲轻语就不一样了。

  她已经落下来五年了,且还不是同一个地点,谁知道坠落到了何方。想要找到她的本体或许不难,顺着那黑暗空间前行总有能找到的时候,可想要找到她的魂体容器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或许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段。

  只是,在袁小新的记忆中,这个世界似乎不涉及超凡,而自己的本体因为体量问题也不可能带进这个世界来,那该怎么办呢?

  技击之法万界通用,恢复本体意识后,不需要学自然而然的就可以会,只需要把身体练的强壮就行。可提升战力,只能让自己在这方世界的行走更方便一点,与找人无益。

  自己会什么找人的术法吗?

  也没有提前带些相关的魂牌,不,在这方世界,就算是有魂牌也未必能用。

  站在那处黑暗空间中俯视这方世界时,他就已经发现,这里似乎半实半虚,并非是一个完整的世界,也就是说,其不可能承载太过强悍的能量。

  袁小新记忆中的没有超凡,并非无因。就算他真的凭借魂牌,掌握了诸多秘术,也无法发挥出在东莱时的效果。且从本体处借力似乎也不太能够,以这方世界的承载,都不允许本体降临就可以看出,其能级到底有多低。

  若是借力时一个不小心,将这方世界给戳破了,谁知道会引发出怎样的事情。

  借着从家到学校的这一路,陈安惆怅地将自己一身所学仔细地梳理了一遍,发现除了烛光照影术外,还真没有什么能够在这方世界拿得出手的,或者说可以使用的手段。

  而至于找人,光凭烛光照影术或许还是有些单薄,那属于无相玄通的无相算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