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187章 排片占便宜

作品:丁一米的喜剧人生|作者:小金陵侠|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25 18:08:49|下载:丁一米的喜剧人生TXT下载
  舞阳电影院。

  三位面带青涩的少女,驻足在《英雄本色》海报前。

  “易知哥哥好帅哦……”

  “卓丰也蛮帅的。”

  “向斌这么老了啊……”

  舞阳电影院是舞阳城地标性的超大影院,这里不但有粤东省最大的影院放映大厅,经过整体改造之后,同时也有着唐国一流的VIP包厢,只要舍得花钱,观影体验绝对超出想象。

  三个女孩子把她们一周的生活费都凑在一起,咬咬牙,决定奢侈一把,三十块钱包一座包厢。

  舞阳城,乃至粤东一地,向来都是周易知的“传统势力范围,”自从得知易知哥哥首部主演影片正式公映日期,三位少女日盼夜盼,哪知道盼来的却是二十五日晚间场次场场爆满的噩耗。

  “哎,要怪只能怪昨晚上电影频道直播的首映礼太成功了……”

  “是啊,你们要是听我的,白天翘课来看电影,说不定就能省下一大笔钱呢……”

  三位少女你一言我一语,进入影院包厢之后,还在争论易知哥哥究竟是穿警服好看呢,还是穿西装好看……直到大银幕上出现狱中的豪哥,才算堵住了她们的嘴巴。

  一个半小时之后……

  “易知哥哥好讨厌,他要是肯原谅他哥哥,小马哥或许就不会死了……”

  “你才讨厌呢,我永远喜欢易知哥哥……”

  “我又不是真的讨厌易知哥哥……”

  “你们真是够了……赶紧想想办法,去哪儿借钱……明天我一定要翘课,再看一遍《英雄本色》……”

  “明天貌似不用翘课吧……”

  “对哦,那就快想想,谁愿意借钱给咱们……”

  ※

  北影厂厂长办公室里,风尘仆仆从东海赶回来的韩厂长,对着电话听筒另一头的戴厂长,一再请对方放宽心,此次《英雄本色》的宣发,北影厂绝对会将其作为春节档贺岁电影发行的预演,韩厂长说:“……广鸣啊,虽然我是不认可你拉扯出来所谓的赌局的,不过,有一点你请放心,我能失信于你,还能失信于小年轻?咱老韩也是要脸的,对不?”

  放下电话,韩厂长拿起另一部电话,直接给下属院线下命令,一定要优先保证《英雄本色》排片,其余影片的排片比率总占比不允许超过百分之三十。

  “广鸣啊广鸣,我给你70%的排片,你的回报怎么着也不能低于七成这个比例吧……”

  ※

  东海电影技术厂。

  戴广鸣拖着疲惫的步子走出洗印车间,他的鼻端仍残留有卤化银药剂混合胶卷的气味,尽管技术厂的师傅戏称气味如同荷尔蒙一样的迷人,戴厂长却深受刺激,再也不愿意多待片刻。

  “哎,拷贝洗印数还是太保守了……”戴广鸣不免苦中作乐,得益于此次北影厂与之守望相助,以及周易知传统势力范围热烈追捧,之前洗印出来的拷贝数,勉强填饱了舞阳城与帝都两大城市的胃口,东海本地,却要依靠丁一米留在手里准备单拷贝销售的库存,尚余的缺口还是需要洗印车间加班加点赶制。

  感慨完毕,戴厂长又拿着手机下达一连串命令,其中最主要的,当属面向东海本地三大影院的这一份——当天下午两点之后的排片,除《英雄本色》外,其余一律暂停放映,何时恢复上线,以厂办书面通知为准。

  东影厂与南洋影业(唐国)有限公司的合约中,东影厂在版权方面是占了大便宜的,不花一分钱就成了主出品方,影片下线之后,国内版权完全归属东影厂,然而,有所得必有所失,在分成方面,合资公司独占55%,“以丁一米为首的团队”又分掉了一成,北影厂再拿走一成,留给东影厂的只剩下四分之一。

  所谓事倍功半,莫过于此,花一百分力气,只能收获二十五分,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只花五十分的力气,收成也将少一半,相比之下,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至少还能多一分收成不是?

  回到厂里的时候,戴厂长听说丁一米已经等他一段时间了,也就不再瞎晃悠了,直接来到办公室里。

  “一米,该做的,不该做的,我都帮你做了……”戴广鸣自问够对得起丁一米的了,心安理得手捧递过来的热茶,轻轻抿了一口。

  丁一米这次并没有主动提出要去路演,戴广鸣难得看到他有如此不拼的一面,一时之间还接受不了,戴厂长曾戏言,是不是对票房没信心,干脆就随他去啦?丁一米的回答倒也不是无的放矢,他认为,以三位男主的人气与国民认知度,就算他们还是票房毒药,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照样能引起轰动,他最担心的是,万一路演途中出现踩踏伤亡事故,这个责任,谁都担待不起。

  戴广鸣虽说接受了丁一米的解释,不过,对他空闲下来之后,不去干正事,而是过来缠住他本人,却也是颇有微词。

  “厂长,我可不是不务正业,我是这样想的,您听听,有没有道理。”

  丁一米认为,东影厂有必要在今晚二十四点,面向全国发布《英雄本色》国内票房,很显然,票房越高,说明观众越多,而观众越多,反过来又证明,影片的质量越高。

  “……但是呢,咱们东影厂发布的数据,可以适当掺杂一点水分,比如说,票房200万,咱们可以加20%,甚至三十……”

  “弄虚作假?”

  “咳,艺术加工……咱们是文艺工作者嘛……”

  “好像有点道理……”

  戴厂长挺心动的,丁一米的说法,逻辑上应该是能成立的,唯一的问题,就是由东影厂宣布票房数字是否合适,毕竟,东影厂没有专资办的权威性,自己出品的电影自己宣布票房数字,恐遭人耻笑。

  丁一米不以为然道:“拍电影的还怕人笑话?”

  “一米呀,想不到你的脸皮已经厚到一定境界了啊……”戴广鸣虽说又取笑了一通,深思熟虑之后,却仍是下达一道新的命令,命令下属院线务必在午夜二十四点之前,向厂办电话通报当天截止到23:30的票房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