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371章 得意便猖狂

作品:我成了一条锦鲤|作者:丹尼尔秦|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25 18:10:28|下载:我成了一条锦鲤TXT下载
  我成了一条锦鲤正文卷第0371章得意便猖狂“幸不辱命。”

  “爱卿辛苦了。”

  杨如意和季铭的这简短的对话,叫林冉和唐凡差点没忍住喷出来。他们俩对个中情况还真不知道,这回杨姐没有跟着去蒙特利尔,也没有去意大利,他们挺奇怪,但也只是认为可能要帮季铭联系新电影的班子,虽然《挣扎》将是新合约下第一部,由喜田来负责帮季铭拉几百人的拍摄班子的作品,但杨如意代表的季铭工作室需要处理的事情,也是非常多的。

  “您二位这是,搞复辟啊?可不能这样,咱也没想过当个大将军什么的。”

  “你当太监总管吧。”林冉白了唐凡一眼:“那我呢?”

  “后宫一夫一妻制,你,辛者库那什么妇?”

  回国之后,大家确实放松了不少,京城的空气就是这么让人沉醉。

  季铭抵京的时间比较晚,也说了会从VIP走,接机的人寥寥,还跑来的人也没接到,这个就不好意思了。虽然回国的行程比较低调,但是媒体上的动静是非常大的。

  毕竟这次去拿了个A类影帝,够吹一段时间的,而且还拿下了最佳影片美洲大奖,在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41年的历史上,1983年曾经有一部《一盘没有下完的棋》拿过最佳影片,但那个片子很特别,是中日合拍,一家一半,不算纯血华语片。《遇仙降》在报导里被冠上的头衔就是“第一部获得最高奖的独立制作华语影片”。

  是个纪录性成就。

  其实《遇仙降》的战绩是很强悍的,首度入围戛纳的华语女导演,首度拿奖的华语女导演,首度拿下蒙特利尔最高奖的纯华语电影——但因为季铭的光彩太甚,把文晏和电影的成就给盖掉了一部分。

  从媒体的报道中体现出来的也是如此。

  很多措辞跟上次戛纳差不多,就是“影帝”出现的频次更高了,戛纳回来一般都是“第二影帝”“特别影帝”“评委会影帝”之类的代称,这一次就扎扎实实,没有任何前缀,就是影帝。

  “影帝捧杯,季铭载誉回国。”

  “蒙特利尔新科影帝,季铭低调返国。”

  “再下一城,戛纳之后,季铭又获影帝殊荣。”

  而且相对来说,因为之前拿奖的时候已经报过一轮,所以回国之后炒一炒冷饭也是有的,但不会那么夸张,全世界都是冷饭——不过季铭也有新料啊,还是大料,又叫八角,又叫八卦……

  “功夫高手?季铭意大利用中国功夫吓退劫匪,惊动欧洲。”

  “登意推热榜,季铭成首位获此成就中国明星。”

  “名动罗马,季铭为代言品牌剪彩,上千人拥堵围观,”

  “……”

  一如所料,在意大利和欧洲热闹了一阵之后,所有的料都被二次加工,引入中文媒体圈。不论是功夫发威的过程,还是爱丽丝、史泰龙、莫妮卡等意大利电影人的祝福,再或者欧洲媒体的集体报导,以及引发的巨量关注度……全部都要在中文媒体上演绎一遍,还得加上各种各样的自己创造的花边。

  “意大利美女都为之痴狂……想要更长时间么,XX变大训练法。”

  “震撼整个欧洲,中国人,棒!……专为中国人设计的红外能量大裤衩。”

  “国际明星,实至名归……百年国宝,典藏巨制,错过就是一辈子。”

  “连老外都说好……来自深山的神奇传统秘方,拯救你的每一个漫漫长夜。”

  nnd,什么玩意都来蹭老子的热度。

  ……

  回国第三天,季铭受邀飞沪上参加《ELLE》的风尚大典活动,因为之前在意大利拍摄了《ELLE》的意版封面,所以可能国内的《ELLE》也是心知肚明——作为一个中国明星,登上外国版本的杂志,还是相当稀少的事情,在她们的系统内,估计也得被当成一个热闹来讨论。

  这个活动的邀请是很早就发过来的,但是在季铭回国之后,《ELLE》的主编特地又亲自致电邀请他。

  双方也非常轻松地敲定了一期封面。

  现在对于季铭来说,上封面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情,包括《Vogue》其实也在持续接触,反响太好了,谁也不会跟影响力过不去,尤其是季铭这样逼格满满的明星,是比时尚资源更稀有的明星资源。

  娱乐圈国宝级的——单指稀有程度。

  不过季铭最早对这个活动是没有安排的,因为太累,回国之后,一下子放松下来,才发现骨头缝里都充斥着慵懒,嘎吱嘎吱的,好像润滑都干掉了。他是有意留在学校里头,稍微安静一阵,因为随后的米兰时装周行程,势必又是一次浮华之旅。

  平静一下,平静一下。

  但就是平静不了,采访要求太多了,团队里负责媒体联系的小姑娘,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唐凡给人家的建议是,成人纸尿裤,个损色。

  所以想了想,与其接待好几家,不如受一个群访,讲讲好了。

  今年的《ELLE》风尚大典,正好是它进入中国三十周年,特地在沪上中心举办,119层的观光厅,能俯瞰沪上风景,相当特别。

  现场也称得上明星云集,毕竟国内最顶级的时尚盛事了,多年来的封面明星,时尚领域的合作者,以及娱乐圈的红人们,都受邀而来。而且尤其现在九月份,气候非常好,明星穿什么,或者不穿,都不会冻着热着,非常适宜骚气满满的打扮,每年这一会儿时尚媒体也是相当开心,因为各种奇葩造型都会出现,好几位时尚绝缘人总是会献上令人满意的素材。

  火鸟和狐狸的记者,老朋友了,一起吐槽也是习惯之中的事情。

  “你看那一套,像不像一个路障标志?”

  “噗,像,不过要说路障标志,上回那个号称蜜蜂装的才更像呢。”

  “那是什么啊?副乳都挤的快比前头更大了。”

  “矮的要死还非要穿长裙,搞得像演武大郎一样,知道的说下面是站着的,不知道还以为是蹲着走的。”

  “这还好了,那个谁都胖成鬼了,还穿横条纹,我的天呐,她是flop到了连造型师都请不起了么?”

  “你说这小鲜肉穿的,真跟块猪肉一样了。”

  俩毒舌老记者,把边上刚入行,还满满都是热情和期待的小记者给吓了个半死,他今天是有点失望啦,原本从媒体上看,明星都是非常光鲜亮丽的啊,很时尚的啊。但是现场一看,可能是灯光之类的原因,那厚厚的粉,那发光的坑洼的脸,哪怕是胶原蛋白十足的年轻明星,造型也是屡屡车祸现场。

  偶然有几位毯精,比如梁影帝的老婆,还有几位超模级别的进来,才算能看。

  “哎哎哎季铭来了,季铭来了。”

  “啊?来了?”老毒舌探头使劲看,从红毯尽头如果有人往回看,就会发现所有的记者,都像是一个90度弯通,头使劲往前探,眼睛都朝着红毯起步的地方。

  新嫩小记者,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万众瞩目的风采。

  季铭自己倒是习惯了。

  晚会红毯,小意思。

  他一走上红毯,摄影区就像有水掉进油里一样,噼里啪啦的——可能很多记者也没想到,还有男明星会成为红毯焦点的一天。

  “哎呀还是季铭,啧啧,这个比例啊。”

  “讲起来也不公平,人家的衣服全是品牌定制了,跟穿成衣的能一样么?”

  “而且年轻啊,这才多大呀,正是好时候,再过个五六年的,也得干瘪下去,靠粉了。”

  “过五六年,人家站出来就够了,还靠颜值打天下么?他才出道多长时间,这动静,这地位。”

  “也是。”

  老毒舌就是老毒舌,一边狂拍,一边还能记得交流几句。

  季铭站在中间,开始拍照的时候,动静更是吓人,前头是水滴进油锅,这会儿得是老手艺打铁花了,一根鞭子把铁水带出来一抽,漫天都是火星子啊,让人怀疑你一走进去,都得被点了。

  群访的时候,各家的麦克,安排了前后左右六七个人一起捧,广角小一点的,只能看见季铭身处一片话筒和Logo的海洋里头,都没有一个记者能入镜,遮的太密,离的太远。

  问题很多,时间很短,所以季铭都回答比较简练,只有两个问题例外。

  一个是问他是不是真的会功夫的,他看了一下,因为logo贴在别人的话筒上了,他没认出来是谁家的,这么天真的记者:“”哈哈,这个事情,我觉得我会不会其实不要紧,咱们就不说的太清楚了,是吧?万一有国内的朋友去旅行,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说不定能有意外之功,当然,哈哈,还是希望大家平平安安,一路顺利,用不到最好。”

  新闻里其实也有靠功夫见义勇为、吓人的,只是没有季铭这一次影响大,也不知道是会教明白老外,还是会让老外心生忌惮了。

  第二个是关于后面的安排的,要问具体的好像也没什么,只是从五月份到九月份,这四五个月时间,季铭获得了太多的成就,也获得了太多的曝光,大家会好奇这样的季铭,下面会有什么样的发展。

  所谓盛极而衰,季铭现在就是盛极了算是,大家也期待看他接下来要怎么“衰”。

  “接下来没有太多的新工作,稍后会再去一趟米兰时装周,品牌活动。然后会有一些个人品牌的设计工作,剩下的就是先休息吧,新电影什么的还没有,嗯。”

  “之前传言Ming品牌会在三月份推出,但现在已经九月了,是遇到什么问题么?”

  “呃~倒也不是问题,就是尽善尽美吧希望,而且很多的东西要谈,不急。”

  “会上一些综艺节目么?《向往的生活》之后,会不会再去黄垒老师的《极限挑战》,或者《快乐大本营》之类,宣传《流浪地球》?”

  季铭笑了一下:“宣传活动还没有开始,这个要等剧组的安排,至于综艺节目,一直都有在看啊,如果有合适的,也会上,当然,关键是得有人请我啊,是不是?自己想也不成。”

  “之前有网帖说你跟女朋友会在毕业之后就结婚,是真的么?”

  “啊?”季铭特惊讶,他还真没有看到这个网帖:“是不是你现编的,还网帖。”

  不回答。

  追问。

  不回答,移开目光,挪身体——再追问,我走人了。

  于是不敢追问。

  任性。

  接下也有一些娱乐圈的大新闻,让季铭置评一下,再问问他的几个娱乐圈好友,刘然啊,胡旭啊,徐铮,雷大头之类的——雷大头这个蹭热度精,说要踹了TF老Boys的另外两位,跟季铭组成新团体“雷鸣组合”,人家还振振有词,说季铭有个粉丝站就叫“雷鸣”,说明非常合适啊这个组合,得到普遍认可。

  组合成了之后,季铭就带着他一起去国外拿影帝。

  “哈哈哈,还是让他跟京飞哥、光洁哥继续相爱相杀吧。”

  不远处。

  陈舒、桃红,还有元泉,在里头站一块往这边看,头前季铭来的动静,基本上现场都听得见。

  “当初演《雷雨》的时候,想不到现在啊。”

  “早晚的事儿,”桃红倒是一脸自豪的样子:“条件这么好,又肯努力,总归会成的。”

  陈舒点点头:“也是,不过就是太快了,长江后浪拍前浪,前浪还没靠岸呢,就发现后浪已经拍过来了,有危机感啊。”

  哈哈。

  她们这些中年女演员有危机感是真的,但是跟季铭也真没多大关系,不搭嘎呀。

  “我是挺好奇的,之前他不是演了院里的剧么?《末代皇帝》啊,我去看了,水准绝对是一等一的,都不知道一个人怎么有那么旺盛的创作力啊,不管是这个话剧,还是那部电影,讲实话,我觉得寻常人能弄好一个就已经是个非常好的演员了,结果两个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还能同时做到那么好。你说他内心得有多强大,能量得有多充盈?”元泉是人艺女神,这么多年来,为了话剧,也真是放弃了很多影视机会的,对这个事情,可能感触更深吧。

  “哈哈,喏,”陈舒示意了一下:“还有这个呢,红毯,封面,也没落下啊。他是太忙了。”

  “是。”

  三个大姐,用老母亲的心理体会了一下,顿时都点点头。

  季铭终于从红毯走出来了,感觉额头上都有密密麻麻的汗了,主要是光打的太烈,造型师给他稍微处理了一下,才进到宴会厅里头,一眼就看见三位大姐在那边看他。

  “呦大影帝来了。”

  “呦白玉兰视后,呦梅花金狮得主,呦金鸡华表飞天各种后——哈哈咱们这样是不是太浪费时间了呀?”季铭忍着笑,这三位陈舒深耕电视剧,元泉深耕话剧,桃红早年是电影咖,都在各自领域很有成绩的。

  “嘴皮上占不了便宜,”桃红跟旁边两位总结了一句,才看向季铭:“我们说你太忙了,不知道你哪儿来那么大的能量。”

  “都是姐姐们给的。”

  “你再口花花,我回头跟小初说。”

  季铭做了个吓死的表情:“休息啊,下面就要休息了,话剧、电影都往后排了,今年剩下这几个月能稍微轻松了一点儿了,打算出去旅游几天,你们有什么推荐?”

  “你得去国外吧,不然到处都有人认出来。”

  “去国外走走挺好的,看看不同的风土人情,其实国内也看不完,你往西北边小地方去转转也行,热门旅游景点就算了。”元泉经验挺多,她们夫妻俩的生活哲学还是比较透彻的,她老公就是夏宇,开局就是巅峰。

  季铭点点头。

  “你是要休息了。”

  今晚肯定是不能就这么聊聊天就过去了,季铭也有心理准备,得应酬啊,杨如意陪着他,《ELLE》的主编小雪,也很看重,陪着他见了不少母公司的高管,其它品牌的高管之类,这些人都属于娱乐圈的另一面——资本圈。

  倒是有一位非常有意思。

  龙城的练海成——这是季铭头回见到这个贱人。

  “练总,久仰。”

  “我们也是缘悭一面,主要是也没机会请得到你。”

  季铭挺高兴地笑了笑,然后颇为诚恳插了一刀过去:“贵司新作重拍的怎么样了?当初我在蓝岛拍《流浪地球》的时候,它就拍的差不多了,没想到后面会有这么多波折。”

  得意不猖狂,不是白得意了么。

  如果是十年前的龙城,佳作不断,巨星在手,成功上市更是一时风头无量,季铭当然不会当面捅出这一刀。只是现在,龙城已经离开头把交椅很久很久了,而国内娱乐市场,也已经疯狂不再,它想要重回光荣,哪怕有那一天,也得是求爷爷告奶奶——季铭,就得是他求的爷爷之一。

  如果现在季铭说可以让龙城参与他的新电影,练海成恐怕真能唾面自干呢。

  “多谢你关心,还算顺利。”

  “这就好。”季铭的港湾式微笑重出江湖。

  练海成腮帮子都在抖,他的念头居然是怎么杨伟申那个王八犊子不在,哦——没了褚柏峰,他手下那些不成器的,要是寻常周年还好说,今天30周年的大日子,就连一个受邀的都没有了,想来都来不了。

  悲惨。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偷偷摸摸地关注他俩,练海成也不能发老板脾气了,点点头走开。然后时不时就能看见季铭跟别人谈笑风生、八面玲珑,全是他的竞争对手,真是艹了杨伟申那个狗比,他怎么会相信那个烂计划的?

  这一夜之后,季铭就真的沉潜了,连家都不回了,国话也不去,人艺也不去,就跟个普通大学生一样,扎在了中戏校园里头,这一次他迎来了一个新同学。

  延毕插班生刘然童鞋。

  “嘿嘿。”

  “笑个p啊。”

  顶点